RSS
 

Archive for the ‘心情随笔’ Category

瘦人不想过夏天

26 7月
明年夏天不会太遥远

明年夏天不会太遥远

 

为什么很多瘦人,不喜欢过夏天?

夏天可以去海边。

男生可以裸着肩膀秀肌肉,女生则可以穿着长裙秀风姿。

为什么?夏天那么好。这些瘦子偏偏就不领情。只是因为没有肌肉和身姿吗?

且听他们怎么说。

男生篇:

男1. 夏天一般胖子才热,为什么我是个瘦子还比胖子还热。

男2. 本来人就瘦 ,冬天好歹还能用棉衣遮挡一下,可夏天全暴露无疑了。

男3. 从来不敢穿半截库5555555。

男4. 身高:185c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对,是父亲

20 8月

人嘛,总要长大

 

父亲,对,是父亲。

 

小时候,喜欢他声音的粗犷;喜欢他胸怀的宽广。

长大后,告别殷切的关怀,放手追逐人生的豪迈。漂泊在外的小孩,也有无奈;偶而也会孤芳自赏,忘记嘱望。

 

家是船,他是风帆,一直孜孜不倦向前。流年不在,他青春早被掩盖;脸枯,发黄,眼无光……他看尽沧桑。

猛然间,想起故乡,想起屋后的小山岗,他经常讲故事的地方。

 

 
 

关于冬至的思考

21 12月

 

冬至来了!

冬至,如期而至!

 

对,冬天来了,当刮寒冷北风的那一刻起,他就来了。

具体哪一天刮起来的,已不晓得。北京的风很大的,连横行霸道的雾霾都不是他的对手,只要不听话,雾霾瞬间就被吹得找不到东西南北。

冬天来的同时,冬至也会如期而至,就好像他们商量好了似的。我国古代,冬至被当作一个较大节日,不仅有“冬至大如年”的说法,而且有庆贺冬至的习俗。祭天祭祖外,北方地区有冬至宰羊、吃饺子、吃馄饨的风俗,南方地区则有吃冬至米团、冬至长线面的习惯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北京城上空的霾

01 11月

 

且努力,活着

且努力,活着

 

昨天一个身在江南水乡的朋友对我说,他没事的时候,就喜欢多出去走走,透透气,放松身心。而身在帝都的我,却日日充当空气净化器。

我虽是处女座,但并不是一个特别有洁癖的人。可每晚仍会坚持淋浴,只为洗去那一身粘附的霾气。

最近,身体一直断断续续小感冒来袭。据我留意,这段时间平均每周能有一天阳光已属不易。终日来,混沌天象,依稀想到了盘古开天辟地。

北京,是一座神奇的城市,这绝非浪得虚名。君不见,在这座充满霾气的城市里,人的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或许,你也需要一条白色毛衣

26 9月

 

我需要你

我需要你

 

秋季渐浓,冷气袭人。这个季节,天气时寒乍暖,穿多了会热,穿少了会冷,这就很容易着凉。此刻,或许你需要一条白色毛衣

1.为何是白色

可能有人会问,为什么是白色?

中国传统文化 中,白色与红色相反,是一个基本禁忌词,体现了中国人在物质和精神上的摈弃和厌恶。

西方文化中,白色象征意义主要着眼于其本身色彩,如新下的雪、新鲜牛奶及百合花的颜色。西方人认为白色高雅纯洁,所以它是西方文化中的崇尚色。它象征纯真无邪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生活需不需要直线

02 9月

 

就这么愉快的玩耍吧

就这么愉快的玩耍吧

 

最短的距离是什么。

你们有谁知道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什么?

貌似这个问题连小学一年级都知道,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不就是直线吗?然而,真的如此吗?有疑惑的,可以狠狠拿着鼠标去点击《最短的距离,不是直线》,一探究竟。我不做过多解释。

最短的距离是什么?这问题,绝对是个有逼格的问题。除了理论上的答案“直线”外,每个人的经历告诉我们,肯定都与“直线”不相同。这也从侧面证明了“一切皆有可能”这套说辞。关于这说辞,至今也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韩先生的事迹

06 6月

靠,这不科学啊!

 

关于韩先生其人,虽然认识2年有余,但始终捉摸不透。彼此之间,有那么一丝丝惺惺相惜,可是却像风像雾又像雨。与韩先生,初相识,是因为一次北漂老乡聚会。席间,见其文质彬彬,与周边粗犷的程序猿,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小清新。

关于韩先生的那点事 

1.桀骜不驯

有着异于常人的爱好和独立的观点。从来不受制于旁人,总能另辟蹊径,给出新颖的见解。

2.有才气

常常语出惊人,技惊四座,文字掌控能力更是了得。文字在他手里,变成了赏心悦目的艺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徐志摩让我想到了什么

18 2月

徐志摩旧照

 

扪心自问:“诗人徐志摩让我想到了什么?”内心中的第一个答案就是:他的风流韵事,而不是他久负盛名的诗歌。为什么呐?难道志摩的诗歌不好吗?不是的,志摩的诗歌自成一格,而且还自创新月一派,是少有的诗界怪才。

志摩的诗歌自不必去说,一首《再别康桥》已经让很多文人墨客望尘莫及了,他的诗歌大部分是追求自我的一种宣泄,在民国那个年代,说实话真的很难得。

张幼仪

似乎在志摩的世界里,爱情才是最伟大的真谛。在没有认识林微因之前,志摩和张幼仪结为连理,本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致青春:“帅哥”老张印象

21 5月

前段时间和朋友一起,看了赵薇执导的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,发觉青春是一笔糊涂账。这账期好长好长。。。。特别是其中的老张,淡淡的印象,淡淡的怅惘。

天空没有痕迹,但鸟儿已飞过。

关于老张的那点事

纵观整部影片,赵又廷和韩庚的出现丝毫勾不起我的兴趣,反倒是老张不经意间的表现,让我更有共鸣。

老张初见阮莞时,虽然出言轻佻,但是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姑娘。谁知又发现人家已经有了小男友,一向自诩帅哥的他除了无奈还是无奈,但却依然藏留着自己的爱慕。

后来围棋社招募新成员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
我心中的填词人柳永

03 5月

历史上,两宋时代的词流传甚广。这其中有一个另类词人,他桀骜不驯,疯言疯语,不被主流认可,但却深受草根青睐。他的名字叫柳永,靠着一本《乐章集》流传于世。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伟人

苦逼的求职者

这一切因《鹤冲天》中的只言片语带来,这是落榜之后的牢骚之作,讽刺了当权者。这之后,由于政治上他被仁宗皇帝批示为“不合格”,虽然考试成绩不错,但终不能过。这也为后世职场人士上了一课,得罪领导要慎重,慎重。

之所以说他苦逼,那是因为他口是心非。一方面自称白衣卿相,藐视朝堂;另一方面却[……]

继续阅读

 
 
 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